当前位置 :中理律师团队 >协商谈判

协商谈判

 2019年秋天,我们团队接到了澳洲王女士的咨询电话,她就遗产继承问题来咨询律师。

王女士44岁,早年出国求学就留在了国外工作,父母和弟弟都在国内。2018年,王女士的父母外出旅游因车祸去世,留下珠江新城一套房。王女士父母生前明明说过儿子女儿一视同仁房子平分,但是到了处理遗产的时候弟弟却说房子他应该占多半,因为王女士在外国,他平时和父母一起住,照顾父母更多。王女士就纳闷了,父母身体硬朗有退休金及医保,弟弟不用交房租和生活费,平日还能帮他接送小孩上下学,怎么就变成他照顾父母更多了?

这让本来和睦的家庭开始矛盾重重,姐弟俩之间彼此不再信任,都发展到了不愿意直接沟通的地步。

王女士邀请我们团队律师介入协商。在律师的攻关推进之下,最终王女士和她弟弟一致同意卖出房产分钱款。但姐弟俩再次因为房屋卖出后的房款进哪一方的账户而发生争执,僵持了一个多星期,迟迟不肯签约。如果不是律师(心理咨询师附体)及时共情沟通,差点导致整个事情推倒重来。

其实面对遗产继承问题,不仅王女士会遇到,很多人都饱受其苦。

小赵父母去世后,小赵的哥哥擅自拿了父母的存折、银行卡等。小赵很愤慨:“明明大家都尽了赡养义务,一直一起照顾父母到过世,结果他偷偷拿走存折那些,甚至连数目都不告诉我!”

苏先生父亲因病去世,苏先生的弟弟拿出了一份遗嘱,说父亲的财产都留给他来进行继承。苏先生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还要天天被老婆念叨父亲到底一辈子偏心,母亲这边也要去探探口风……

夏女士和弟弟自幼由继母抚养长大,夏女士的父亲和继母相继去世后,继母的亲生女儿小红拿出了母亲的遗嘱,这份遗嘱将房子留给小红一人。

吴总更烦,早年来广州打拼挣下上亿身家,去年在黄埔区买了价值3000万的别墅给父母养老居住,因为自己购房名额满了就登记在母亲名下,这下根本没有预料到,母亲因心梗去世了,姐夫妹夫都来提房产的继承问题……

在我国,当祖屋等遗产面临继承之时,各继承人之间少不了要协商谈判,但处理这类问题时往往会因性格差异很大、观点各不相同、沟通不顺畅等障碍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中理律师团队可以提供一站式、省心、放心的专业服务。

当遗产面临继承时,继承人首先要确定的是继承的份额,在法律定性上,我们称之为“分家析产”。其次,要确定的是遗产如何分割,包括明确分割的方式。

继承与分割从字面上好理解,但真正操作起来,绝不是那么容易、轻松,我们将其称之为一场裹挟了对父母、家人爱恨情仇的肉搏战、拉锯战都不为过。即使确定好了各自继承的份额,在分割财产时,要处理的细节依旧数不胜数:财产如何清点?谁来制作清单?如何收取与分配分割前财物的孳息?变价的话什么价格合适?……

只有真正处理过的人才能深刻了解其中的千头万绪、举步维艰。面对如此繁杂的问题,非律师人士在谈判时往往会将事情弄得一团糟,但拥有精湛技能的律师却能在各种谈判领域游刃有余,是理想的谈判专家。

律师介入的谈判到底能给予客户多少价值呢?

 

1、律师是法律规则与经验的专业人士

中国是成文法国家,人们可以通过网络获取法律知识、案例等,却很难在众多方案中选择最优解。而律师在处理事务的每一个阶段,都能根据现有情况,迅速判断目标的可实现性、路径的可操作性,包括谈判底线,即谈不成的后果,可以帮助客户作出最佳决策。

2、律师是谈判的专业人士

非律师人士可能一生难得遇到几次涉及重大利益、强烈情绪的谈判,但律师几乎每天都在面对。律师每天都会思考:谈判时,哪部分是真正的利益?哪些利益可以交换、补偿?如何在尊重人的基础上,理性、冷静地出价,就利益讨价还价?如何把握谈判的节奏?······律师对谈判富有经验,律师的协助可以给客户精准、有力的支持。

 3、律师作为理性的第三方,会站在委托人的立场战斗,又会为建立良好关系、以达到委托人目标尽最大努力

每一次协商谈判都有两个维度,即“关系”与“结果”。因传统家庭观念,人们很难既谈感情又把账算得清清楚楚:要么维系了关系,自己满心憋屈;要么破坏了关系,被人视为不近人情、狼心狗肺;还有可能因为家族人的互不信任,负面影响不断扩大。

如何平衡?律师则是理想的第三方。律师会站在委托人立场,并且律师的身份属性、执业规范与道德也会使律师本能地为客户合法的利益、目标而战斗。但律师又是理性、客观的独立第三方,他会帮助客户梳理客观事实与主观解读,这里须强调一点:兼具心理学背景的中理律师不仅能从专业心理学的角度理解客户的期待,还能从法律角度与客户确认哪部分的期待可能难以落实,从而对客户作出适当决策起到校准、调整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在家庭的协商谈判中,律师能做到尊重各方立场,不被情绪与冲突裹挟:因为律师明白与人建立良好关系是谈判成功的重要因素,所以谈判中律师会始终重视关系,为建立良好关系尽最大努力。建立好关系后,律师会再就事论事讨论利益,以达到委托人的目标。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场景:当事人面红耳赤,情绪激烈,甚者可能说出过激的话语,但是律师仍能作为缓冲带引导各方回到以共同目标为导向的道路上。

中国崇尚能好好沟通就不要开战、重视人情的文化,与许多律师提倡客户以诉讼方式解决纠纷不同,中理律师团队首先建议以协商谈判的方式解决矛盾,诚恳邀请您的信任和委托。(联系人徐律师:13527679986)